来自M-DB星云的青菜

        真是的,人家村长明明就是那种表达了对强制带走的不满和无奈,外加对未来的迷茫担忧,对失去梦想的失落,以及对自由的渴望!这么有内涵的表情!你们这帮没人性的居然还笑得出来?!哭!都给我哭!
        还有,争什么争嘛?也总一句话就定了嘛!啥也不用说了!我小名张大床!

东方菇凉盛世美颜!
(换发型梗)
(红红姐GJ!)

终于……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这话也是要看场合说的》第二章完整的发完了,请戳我空间。这章讲了登势和辰五郎的故事,新手渣文请多多指教。

想写的脑洞

一、《青冉》(三叶中心,微土三,真选组场)
      1.  幼驯染
      2.  花信风
      3.  夏夕空
      4.  十六夜
      5.  樱吹雪
      6.  远花火
      7.  不叶恋

二、 《创世》(松阳中心,村塾全员,攘夷,又名《师控间的战争》(不))
      1.  沧
      2.  海
      3.  滴
      4.  水
      5.  问
      6.  其
      7.  何
      8.  源

三、  《我在》(银时、信女中心,又名《万恶之源松阳》(不你))
      1.  人
      2.  为人
      3.  何为人
      4.  如何为人
      5.  能如何为人
      6.  我,为人
四、夜兔们的故事(题目还没想好……)(神乐一家,凤仙,日轮中心)
      1.  浣溪沙
      2.  清平乐
      3.  望江南
      4.  苏幕遮
      5.  丑奴儿

     暂时就这么多,估计全写完至少要三年……(不要逼迫一条江苏省的高二狗,不要)但本生产者保证不坑,哪怕五年六年也一定写完。所以请大家期待两年后我的表现!(滚!)呃,慢慢写吧,咱知道原著向不讨好,何况还没CP,加上缘更……
      有一些段子会随机掉落,请提出建议等。
     (本生产者需要鼓励,本生产者需要回复,本生产者空虚寂寞冷……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这话也是要看场合说的》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这话也是要看场合说的》
—————————————————————————————
二、结局
“咔、咔啦”,老旧的拉门被用力摇动,随着这一声响,门框上结的一层薄冰纷纷碎裂。“哗”的一声,门终于打开,一名妇人站在屋内,看着地面寸余的积雪,微蹙的眉头牵出一圈细碎的皱纹。
“哦,登势,早啊!”店面旁边街道上买早点的老爷子精神气十足地喊道。
“你也早,成田。”名为登势的妇人淡淡地回应,“毕竟我也是个生意人,勤奋是必须的啊。”
“哈哈,这条街上的大家都很勤奋呢,无论是谁。”成田老爹爽朗地笑道,同时有条不紊地摆他的早点摊子。
“当然,”登势微笑着,看向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因为所有人都真心的爱着这条街啊。”
·
这条街聚集着地痞、流/氓、平民、捕快、旅人、窃贼……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乱七八糟,甚至称得上是乌烟瘴气,但却被它的居民如此喜爱着的街道——歌舞伎町。
原因?大概是这里还残存着一点吧,那种,被称为“侠义”的东西。
·
“昨夜的雪真是大呢。”成田老爹继续大着嗓门寒暄。
“嗯。”
“那么,还是老样子,一会儿过来喝一杯。”
“啊,抱歉,今天可能不行。”登势看着地上的积雪。
“怎么?要出门?”成田老爹收拾的动作一顿,有些惊讶的看向登势。
“……也算不上吧。只是……突然想去看看,我家那位……”
雪已停了,云还未散,天地间一片阴沉。
·
“那,替我向他问好。”成田老爹讪讪地开口,语气带着迟钝的尴尬,“哦,这包馒头带去吧,虽然那家伙大概不在意这些……不过……总之……路上小心……”
“多谢。再会。”登势接过纸包,又抬眼望了望天。
清晨六点多,天已亮了。稀薄的阳光被厚实的云层阻挡,在淡墨的边缘漏出纯白的微芒。
·
——应该不会再下雪了,伞就不带了吧。
这样想着,登势关上了门,对成田点头示意,然后踏上了街道。
·
成田默然注视着登势走远,直到那个深棕色的身影消失在街头,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才徐徐逸出,隐在了袅袅热气中。
·
·
寺田辰五郎,登势的丈夫,是名捕快。他贯彻自己的信条,行侠仗义,连街上的黑/道都敬他三分。每个午后悠然漫步于街道的辰五郎,右手把玩十手,左手烟雾缭绕,如此和谐地融入了“歌舞伎町”这幅图画。后来,他与寺田绫乃,也就是登势,结为夫妻。大家在绫乃那家不拘身份地位皆可畅谈畅饮的小酒屋里轮流拍着辰五郎的肩膀,都说你小子好福气。柜台里站着的绫乃嗔怒,作势要把手中的瓶子砸过来。
·
那些日子太熟悉太平常,以致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那样的日子不能继续下去?
·
·
攘夷战争爆发了。
·
和众多年轻男人一样,辰五郎奔赴前线;和众多年轻女人一样,绫乃留守街道。
他们,还没有孩子。
·
·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说定了什么呢?时间久了,记不大清……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初是这般许诺……
·
嘘唏阔兮,不我活兮。
嘘唏洵兮,不我信兮。
……
她等了六年,等来了一把刀,一把血染的战袍裹着的,带着浓厚戾气的不祥之刃。
·
·
【候人兮猗】
这是最早的情歌。荆钗布裙的女子倚在门边,一位过路人问:
“你在做什么呢?”
她眯起眼笑了,长长地吟出一句:
“我在等他回来啊。”
·
就这么一句话,反复地提问,反复地作答,直到连每个字的音调都被铭记被固定,最终成为了一首歌。
·
·
——如果你走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多久都等。
·
·
他没回来。
她一直等他回来。
可他还没回来。
·
·
细小的雪花再一次纷纷扬扬撒下。
登势已出了街道,老式木屐不紧不慢地叩着灰墙边的石板路。
其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为什么偏在今天心血来潮大早上的去扫墓,还要穿上那双旧木屐。
——大概是因为那种感觉吧,从昨天就开始的,可能会遇到什么的预感。
——居然第一反应是墓园啊,多半会是幽灵鬼魂一类的吧。
——真是……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那种东西,这种理由才是鬼都不信吧。
那个棕色和服的身影,慢慢停下了。
(如果真的不信,为什么还要来呢?)
——也许……是有所期待吧……
(期待什么?)
——他能,兑现承诺。
·
·
“我会保护你的。”沉稳的男子声音,明显是在求婚,却非要用陈述句,也不知哪来的理所当然,倒随了他一贯的风格。
“你不是要保护这条街吗?”女子的声音清脆活泼,透着几分狡黠。
“可、可是,这条街,你也在。”男子有些着急,磕磕巴巴挤出来的不像情话倒像是课文。
“万一你做不到呢?”女子追问,语气中已是掩不住的笑意。
“只要我在这里,就能做到。”
“如果你走了呢?”
“我会回来,无论多远。”
彼时,烟花三月,正是良辰美景,蹁跹的樱瓣在空中回旋,正如此刻的雪片轻盈飘洒。
登势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小小的粉雕玉琢,眨眼化为一点晶莹闪烁。
——押错了吗……

—————————————————————————————
写这篇的初心是想练练少女恋爱风,以及很戳我的“我等你”梗。本生产者发现自己现成的新鲜狗粮不会发,老一辈的倒是无比顺手……
很好,又虐了一章,下章继续。(别拦我,本生产者刀子写上瘾了。)
以及有句话不得不说……
。。。
终于啊……前几天忙得的要死,家里人也超多,想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哭一场都不行……好不容易忙完,结果发现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
……
就这样吧,我是主角我有光环我怕谁,老子天下第一。
……
靠,都是假的,老子难过得要死。

采蘑菇的梗~
:采蘑菇滴富贵儿~背着一只少奶奶~
富贵的小团子辣么萌一定是呆毛扎的!(咦?)
清瞳少奶奶不要太可爱啊!
(别吐槽画技!本生产者只是个渣而已!)
Ps:富贵小少爷一股浓浓的单亲爸爸感……
PPs:就不能给本大点的本子吗……

妖仙姐姐你看!
这个叫糖葫芦,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哦!
(背景:涂山童养夫第一次出山。
话说之后妖馨斋就开始作人类点心了。)